联邦快递误将华为货件送到美国 还说“没有外部干扰”

2019-05-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

   赵雯琪 王丽娜

  5月28日,联邦快递(中国)公司在其官方微博上就“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一事致歉,但同时否认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联邦快递称,有关货件正在退还至发货方途中。而就在5月23日,联邦快递发布声明对此事否认称:有关近期社交媒体平台流传联邦快递将客户货件没收,并转运至美国检查的消息与事实严重不符。

  短短不到一周时间内的反转和“打脸”,瞬间将联邦快递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少网友调侃联邦快递属于“精准失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快递业内人士亦从快递业务操作的技术角度提出多项质疑。

  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事件推进,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对联邦快递在中国甚至全球市场的品牌形象造成了损害。

  有业内人士指出,要消除当下社会各界的质疑,联邦快递可能需要一份更加明确的对外解释和专门针对该事件调查的细节说明。若以搪塞的公关措辞应对问题,或将加倍损害联邦快递在全球市场的公信力。截至记者发稿,联邦快递尚无更多回应。

  联邦快递声明前倨后恭

  由于中美贸易摩擦,华为受到业内外的广泛关注,而一些国际快递公司也屡有“拒收”“转运”等传言流出。

  5月23日,有微博网友爆料称,联邦快递未经许可,将华为包裹转送美国检查。当天联邦快递官方就出面否认。但有媒体5月28日报道,华为方面表示,联邦快递近期将从日本寄往中国华为的两件包裹寄到了美国,并试图将另外两件从越南寄往华为亚洲其他地区办事处的包裹也转运到美国,这些行为都是未经授权的。

  对此,联邦快递(中国)公司5月28日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我们对于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表示抱歉。我们确认,没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有关货件正在退还至发货方途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针对联邦快递的解释,不仅网友评论这是属于“精准失误”,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亦有快递业内人士以调侃口吻质疑:“误分拣了?总包错发?有格口码,不是全自动流水线吗?”

  该快递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表示,关键在于若有规范的内部环节,快件在国家之间的误分率基本是可以忽略的,尤其是联邦快递这样的大型国际企业。业内日常谈论的误分拣,更多存在于城市中的网点之间。正因如此,如果没有更多的细节说明,联邦快递轻描淡写一句“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难以让人信服。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也向记者表示,联邦快递宣称拥有全球最先进的物流信息系统和专业管理体系,同一时期连犯多次同类错误的可能性较小。

  记者就上述问题向联邦快递中国区公关方面再次发出采访请求,但截至发稿,联邦快递方面尚未给出任何回应。

  业内呼吁调查并公开细节

  作为国际快递行业四大巨头之一,无论是世界范围还是在中国国内,联邦快递均有较高的品牌知名度和广泛的业务布局。

  联邦快递今年5月中旬提供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官方资料显示,2018财年,联邦快递集团的营业收入超过650亿美元,较2017财年增长了9%,并在《财富》500强美国公司榜单上升至第50名。近年来,联邦快递开始增强在亚太地区的运营网络,并开通新的航线。2018年,联邦快递推出新航线,将越南河内与中国广州的联邦快递亚太转运中心连接起来。

  “联邦快递的核心业务是国际业务,客户都是大的企业包括国际500强企业和中国的标杆企业,其在我国珠三角、长三角区域有相当强的市场竞争力。”快递专家赵小敏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他指出,联邦快递(中国)前后两次声明对于事件的整个过程都没有提及,存在一定的悬疑,无论怎样都对其品牌在中国市场造成了损伤。对于联邦快递的业务来说,短期内会有一定情绪方面的影响,但是对于大的价值链客户来讲影响或许不是很大。

  杨达卿认为,联邦快递在中国主要是提供国际快递市场及跨国公司的在华供应链服务。此事如果属实,无论过程怎样都属于失信违约。若以搪塞的公关措辞应对问题,或许会加倍损害联邦快递在全球市场的公信力。

  不过,杨达卿补充指出,目前发布声明的是联邦快递中国公司,联邦快递总部还没有正式发声,联邦快递中国公司究竟有没有掌握真实信息,也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对于联邦快递此次“失误转运”华为包裹事件,华为发言人乔·凯利(Joe Kelly)向媒体表示:“最近的一些经历表明,通过联邦快递发送的重要商业文件没有送达目的地,而是被转移到美国的联邦快递,或者被要求转移到联邦快递,这削弱了我们的信心。”他还表示,由于这些事件的直接后果,公司将必须重新审视与联邦快递的合作关系。

  不过,对于外媒传言华为已向中国邮政监管部门提出正式投诉的说法,截至记者发稿,华为方面尚无正式回应。赵小敏认为,通过这件事,中国物流企业或许会迎来非常大的机遇,但同时也对国内快递公司是否具备承接更多更高端国际业务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